• 成人美图
    暴力虐待
    校园言情
    玄幻仙侠
    生活都市
    小说系列
    清纯唯美
    网友自拍
    亚洲性爱
    欧美激情
  •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永久发布:www.2019cb7.com

    第一章(1)幸(命)运的变化

      方钢是南方某市的一个程式师,28岁;妻子李燕,24岁,是一个人见人
    爱的小美人。两人尚无小孩,过着恩爱的生活。

      自从迷上网上色情后,方钢整天想的就是对女人的性暴力与虐待,但生活中
    又不能实现,因此尽管有恩爱的娇妻常伴左右,脑海中还是时常荡起各种虐待玩
    弄女人的景像。

      一次偶然的事改变了方钢的整个生活及他的一生。在一次同学聚会中,方钢
    和老同学们都喝多了,其中一个同学在卫生间强奸了一个少女,正巧方钢倒在厕
    所睡着了。而更加倒楣的是,那个少女还差一个月才满16岁。于是,经过三个
    月的调查取证及法庭审理,方钢以强奸幼女罪被判死罪。

      方钢与一个叫黄兴的政治犯关在一个牢房。

      “不要这麽垂头丧气的。”黄兴看着抱着头蹲在地上的方钢说。

      “他妈的!老子倒不是特别怕死。中人不服气,好事都让别人得,老子还得
    在这里当替死鬼。”方钢恼怒地说。

      听完了方钢的经历,黄兴对他说∶“你想不想报仇?别以为你就在这里等死
    了,遇上我你算走运了。”

      于是黄兴向方钢说起自已正在领导的一场依靠高科技的社会大变革。

      原来黄兴和他的朋友们在研究古长城时发现了地球前期文明顶峰时期的科技
    成果,但他们并没有把这个密秘报告国家,而是几个人讨论了几天几夜,在最后
    一天,大家突然放弃了假面具,相互托出了内心深处真正的东西。

      原在人类的本性真的是这样,大家都在相互的确认中得到了认正,既然是这
    样,最后的决定就是,由这几个人来改变这个地球的命运,按自已最原始的想法
    来改变。几个正直的科学家被自已的讨论造就成了盖世大魔头。

      “你不是已经被吓出神经了吧!做这种白日梦。”方钢自言自语地说。

      “等着瞧吧!”黄兴一脸兴奋,看起来确实有点疯狂和变态∶“我会把所有
    人性阴暗的一面都开发出来。从前也许不行,但现在我有这麽强大的超能力的支
    援。说说吧,你最想做的事是什麽?”

      “说了又有什麽用?都快死了。”

      “说说吧,你要不信,那就全当是消磨时间嘛!”

      “要是真的可能,我最大的愿望就是玩弄、羞辱、虐待女人。”平常不可能
    说出的话,此时已经没有什麽关系了。

      “会的,你会得到的。其实男人都这样想的,没有人说出来罢了┅┅”黄兴
    说着说着睡着了。

      方钢看着他发呆∶这个疯子还满有意思的!

          ※    ※    ※    ※    ※

      下午,黄兴被带走了,走前还给他留了电话,说以后有事找他。方钢苦笑,
    不知阴间会不会有电话?

      之后妻子来看过他一次,虽然她还是不相信方钢是清白的,但想起两人曾有
    过的爱,还是很伤心方钢就要被枪决的事实。

      然后,在方钢刑期的前一天,方钢听到一阵枪声,心想∶不会在这麽近的地
    方枪毙人吧?之后是长时间的安静,牢房内的所有看守都失去了踪影。

      良久,来了许多穿制服的人,但穿的都是方钢从未见过的制服,这些人扛着
    枪,但不像是要对付牢里的人。他们只是简单的把所有牢门都打开,其中个拿着
    一个扩音器开始说话。

      “牢里的各位听着,本地区已经发生了革命,我们第三帝国已完全控制了本
    地区。你们是旧政权的敌人,自然也就成为我们的朋友。各位已经获得了自由,
    同时也获得了帝国公民的身份。现在,请按秩序到门口办理帝国公民证及前政权
    死囚证。注意,大家在出门前一定要办理这两个证,以后你们的命运也全靠这两
    个证。具体情况就请到大院里看通告吧!”

      所有囚犯都已从牢房走出,挤满着走廊听这个人说话,但都不知道他说的是
    什麽。只有方钢,心里隐隐有一点感觉∶难道这是真的?那个疯子黄兴说的都是
    真的?

          ※    ※    ※    ※    ※

      办完了帝国公民证及前政权死囚证后,方钢顺便问了站在一旁的头领一句∶
    “请问您认识黄兴吗?”

      “怎麽,你认识黄军长?”

      “黄军长?他是军长?!”

      “是啊,就是黄军长领导的本地区的政变,同时黄军长也是本地区的最高行
    政长官。你是黄军长的朋友?”这个头领开始重视眼前这个戴着眼镜、一脸书生
    气的人。

      “也算不上朋友,我们是在牢里认识的。”

      “喔,您是黄军长的难友。失敬,失敬。请问先生贵性?”

      “不用客气。我姓张。好了,谢谢你。我走了。”

      “等一下,我叫个车送你吧!”这个头领已经开始巴结他了。

          ※    ※    ※    ※    ※

      “林霞。”

      “方钢,你怎麽回来了?”妻子很意外。

      “走吧,跟我回家吧!”

      方钢的妻子在方钢入狱后就一直住在娘家。

      “怎麽,你这个强奸犯还想来害我妹了?”说话的是林霞的大哥。自从方钢
    出事后,一家人都恨死他了。

      “哥,你别管我们的事。”林霞档住她哥的话头,又转头对方钢说∶“你怎
    麽来的?现在都戒严了,随便出去很危险的。”

      “别怕,我已取得新政权的帝国公民证。可以随便出入的。”

      “什麽?”林霞一家人都很惊讶,他们这一街区还属于未清理区域,一家人
    还在为能否拿到帝国公民证发愁呢。因为若拿不到帝国公民证,一家都会成为帝
    国的奴隶,那真是不敢想像的。

          ※    ※    ※    ※    ※

      三天后,方钢正与妻子在家温存。因为分离了很长时间,林霞对他的思念也
    压过了对他的恨,也对他特别温柔。

      方钢很感激妻子对自己的感情,但经过了这次变故,更加上与黄兴的一番谈
    话,使他的心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脑海中老是浮现出黄兴对他最后说的话。心
    想,自已多年的梦想马上就会成为现实了。但又转头看着怀中的娇妻,想,若是
    其她女人,只要成为我的奴隶,我自然会好好地调教享用,但和霞相处了这麽多
    年,对我又这麽好,怎麽忍心这样对她呢?有时又想,若是不这样对她,又怎能
    在家中调其他女人?因此,一直处于矛盾中。

      因为帝国对前政权死囚的特殊照顾,方钢已在市边上分到了一座别墅。本来
    他完全可能用帝国给他的大笔安家费到政府的奴隶市场买几个年轻漂亮的女奴来
    过把瘾,但一直都没对妻子开口。

      而林霞已被政变当天的情形吓坏了,当时她的几个同事就在她眼前被帝国军
    队枪毙了,因此她也一直不敢出门,不知道门外的世界怎样了。以为方钢会好好
    的保护她的,但哪知道,按帝国的法律,她作为妻子,已经成为了方钢的私人财
    产,而方钢内心已发生了巨大变化,只是碍于多年的夫妻情份,一时无从开口及
    行动。

      “铃~铃~铃~~”电话响了。

      会是谁呢?虽然别墅装了电话,但政变后所有人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旧的人
    际关系基本不存在了,而新的从际关系尚未建起,因此还从没有人打来过电话。

      “嘿,方钢,怎麽不来找我啊?”

      “对不起,你是┅┅?”

      “不记得了?我是黄兴。出来也不打个电话找我,走前我不是留过电话给你
    的吗?”

      “原来是黄军长,我怕你忙,一直不敢来打扰。”

      “什麽忙不忙的,来我这儿玩吧!我叫车来接你。”

          ※    ※    ※    ※    ※

      方钢走进黄兴客厅时,黄兴正搂着一个全身赤裸、双手被铐在背后的少女玩
    弄。也许是接受调教的时间不长,少女是很屈辱和害羞。方钢看着这个少女一副
    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不禁看呆了,胯下的鸡巴也开始变大。

      “哈!哈!哈┅┅”黄兴把少女放在地上,搂着她向方钢走过来,说∶“怎
    麽呆掉啦?来来来,我们谈谈。”

      方钢看着黄兴怀中仅穿高跟鞋的裸体少女,被黄兴不断地揉着乳房和阴部而
    发出娇吟,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注意黄兴的话。

      “傻小子,你不是一直想这样吗?怎麽,现在有条件了,你还成天像个大圣
    人一样守在你老婆旁,也不好好调教一下。”

      “我,我┅┅唉┅┅”在黄兴面前,方钢也就没什麽好隐瞒的了,便把这几
    天心中所想的全部告诉了黄兴。

      “嗯,我发现这确实是个问题。旧政权下,像我这样没有老婆的光棍并不太
    多,而现在取得帝国公民身份的多数都是有老婆的,这便是他们开始调教女人的
    障碍。不过现在你不用担心了,我已下令开办了一个妓校,主要是为了把第一批
    定为奴隶的女人,也就是前政权各种武装力量成员,像军队、警察等等的家属,
    把她们训练成妓女的学校。”

      “现在由于这个问题,已经新增了一个系°°人妻调教系,就是专门为你这
    种下不了手的人准备的。他们可以完全按你的意思把你的妻子调教成一个你心是
    最理想的性奴隶,而不用你亲自动手,你只要简单地办个委托手续,交委托费就
    行了。他们会到你家里把你的妻子带走进行调教,当你妻子再次见到你的时候,
    已是一个你理想中的奴隶了。”

      “而在此期间,他们可同时给你提供你想要的女人填补你妻子的位置,同时
    让你适应今后如何对你的妻子。怎麽样?要是你想要,我可以马上给你办。”

      “喔,太好。快给我办吧!”方钢兴奋极了,居然有这麽好的事。完全忘了
    与妻子的感情了,只想把她调教成一个性奴隶。

      “好,即然你能这样想,钱你就不用交了,算我送的吧!”

      “这,黄军长,这怎麽好意思!”

      “不用客气,大家都是朋友嘛!以后也别叫我什麽军长了,就叫大哥吧。我
    这就给你办。副官!”黄兴把副官叫了进来∶“马上到妓校去联系,给这位方先
    生的妻子办入学手续,今天就让她入学。”

      “是!”

          ※    ※    ※    ※    ※

      “好啦。这事算办好了,现在我该好好招待一下你了。来人,把今早送来几
    个女奴带上来!”

      方钢一阵心跳,马上就可以┅┅

      五个少女被带到他们面前,黄兴对方钢说∶“这些都是原本市高干的家属,
    刚被定为奴隶的。你选吧,喜欢什麽样的?先在我这儿玩玩,完了你就带回去,
    算是我的见面礼。”

      “多谢,多谢,我就不客气了!”方钢看着五个如花似玉的姑娘在他面前害
    怕地发抖,老二已经开始充血。他站起来仔细看了下了选了一个,说∶“就这个
    吧!不过,大哥,我想把她打扮一下再玩。”

      “好啊。你还很会玩的嘛。说,想怎样打扮?”

      “最好穿上旗袍、丝袜和高跟鞋。”

      “听见没有?还不快把这个婊子带去打扮起来!完了送到调教房去。”

      被方钢选中的是前市工业局局长的女儿,命运使她成女奴隶。没想到第一天
    就被主人送给别人玩弄,而且还要专门打扮起来。


    第一章(2)

    **********************************************************************
      各位前辈,小弟因看诸位的大作太多,不禁也想试写一篇。这是我第一次写
    色文,有很多地方是模仿别人的作品,有不当之处,还请各位大侠多指教。

      不过令我觉得鼓励的是,我刚贴出第一章的第一部份,就有两位网友回应给
    我,成了推动我写下去的动力。真是要感谢他们,否则我根本不知道自已写得咋
    样,可能就不敢写下去了。现在我可以写下去了,因为知道最少还是有人在看。
    **********************************************************************

      黄兴先陪方钢看他的一号调教房。说是调教房,方钢也看不出有什麽特别的
    地方,好像只是一间普通的卧室,里面一样有床、有沙发,还有梳妆台。

      黄兴解释道∶“通常这里是用来对女奴进行初级调教的。因此不能在一进来
    时吓着她们,所有调教用器都以极隐蔽的方式存放或装置在这个房间内。但你绝
    对可以找到你想要的东西,都在那边的大柜子里。”

      方钢走过去打开柜子看,里而果然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调教女人的用品,不仅
    有他以前在网上见到过的,也许多是他从没见过的。

      “怎麽样,不错吧!要不要我教教你怎麽用?”

      “不用了,我自己学着用吧!而且,一开始我还不太想用太激烈的方法。毕
    竟我也才刚开始,还没适应呢!”方钢说。

      “哈哈哈!那你就慢慢学吧,反正有的是时间,以后也有的是机会。好,来
    了。”

      被打扮一新的少女已被带进这间调教室。她是前市工业局局长的女儿,大约
    十八、九岁,此时被穿上了一件大红的锦缎旗袍和白色的七寸跟的高跟鞋,头上
    还插了一朵红色的小花。旗袍很合身,把身体的曲线完全表现了出来,同时也很
    长,一直盖到她的脚背,但开叉却很高,只轻轻迈一小步,就可以从开叉间看到
    她幼嫩性感的大腿。

      因为从未身过旗袍,而且是这样性感的打扮,她显得很害羞,脸已经微微泛
    红。

      “小婊子,你听好。我已把你送给了我的朋友,从此后他就是你的主人。还
    不快向你的主人请安。”黄兴对少女说。

      “是。”少女被以这样侮辱的方式称呼还不太习惯,但在刚成为奴隶时她受
    过新政权简单的调教,知道只能绝对服从,否则就会有苦头吃,这是吃了几顿皮
    鞭后换来的经验。

      然后她开始跪下给方钢请安,由于身着旗袍,害怕大腿露出的原因,她动作
    很小心,先半蹲下来,用手把旗袍的前摆压在地上,跪上去一只腿,然后再另一
    只,但两条大腿还是从两边露了出来。少女羞得满面通红,低声向方钢说∶“女
    奴向主人请安。”

      “兄弟,你就慢慢地亨受吧!完了后你自己回去,我还有点事好出去。”

      “好的,大哥慢走。”方钢已被跪在自己面前的美少女迷住了,看也没看黄
    兴一眼。

      “哈!哈!哈┅┅”黄光笑着走出了调教室。

          ※    ※    ※    ※    ※

      方钢像做梦一样看着低着头跪在眼前的美少女∶“我真的可以玩弄这样年轻
    漂亮的小姑娘,我不是做梦吧?不久前我还在牢房里等死呢!哇,太爽了,以后
    就可以过我以前一直梦想的那种日子了。不过今天该怎麽开始呢?管它的,反正
    这个小姑娘已经是我的性奴隶,我怎麽弄都没有关系的。”于是方钢伸出手,托
    着少女的香腮,把她的头抬起来。

      少女可怜楚楚,娇羞万状地看着他,脸上有两颗泪珠,可能是刚才的羞辱造
    成的。

      “你别怕,你是我的女奴,只要你乖乖地听话。我不会伤害你的。”方钢柔
    声对她说。

      “请你┅┅请你放过我吧。”少女用的可爱声音说。

      “这怎麽可以呢!你是一个女奴隶,就是要给主人玩弄的。不过你放心,只
    要你乖,我会慢慢地调教你的。但是,你要是不听话,我是会惩罚你的。现在先
    给你取个名字吧,嗯,叫什麽好呢?你是我的第一个性奴隶,又这样娇美可爱,
    就叫阿娇吧。听到吗?以后你就叫阿娇。”

      少女被方钢的话说得不知所措,虽然她知道自己已成了奴隶,却没有真理解
    成为奴隶意味着什麽。

      “怎麽不说话?你记住,以后主人说话你一定要回答。也不能称你啊,我啊
    的;你要称我为主人,称自己为性奴隶阿娇。听到了吗?想要我惩罚你吗?”方
    钢的手捏住少女的下巴,轻轻一用力,“啊~”少女吃痛,忍不住伸手抓住方钢
    的手。

      “看样子他们还没有让你完全听话。我得先把你的手先绑起来,你先跪着不
    准动。”说着,方钢从柜子里拿来一根绳子∶“把手放到后面吧。”

      “主┅┅主人。请不要绑我,不┅┅不┅┅请不要绑性奴隶阿娇。”虽然这
    麽说,阿娇还是把小巧双手放到了背后。

      “这麽白嫩的小手还真舍不绑呢!”方钢边说边把阿娇的双手紧紧地绑在背
    后。

      “啊┅┅痛啊,请┅┅请主人轻一点。”

          ※    ※    ※    ※    ※

      “好啦,现在我要开始亨用一下你娇美的身体了。记住,一定要听话,否则
    还有更重的惩罚。”方钢双手抚着阿娇的双肩,把她扶起来。

      “是,主人。阿娇会听话的。”阿娇屈辱的说,眼中又流出有泪水,裹在锦
    缎旗袍中柔弱的娇躯在方钢的手微微地颤抖。

      方钢走到沙发上座下,对阿娇说∶“现你在我面前走几步吧,我一直很喜欢
    美女穿着旗袍走路的感觉。听到了吗?”

      “是,主人。”阿娇想用手擦擦眼泪,可手一动,才想到双手已被紧紧地绑
    在背后了,只能难受地扭动一下身子,带到全身旗袍跟着抖动,显得可爱极了。

      “好,好,就是这样,感觉好极了。开始吧!”方钢发现自己的老二已经快
    把裤子顶穿,很想马上美少女按在地上顶入,但他尽力忍住,这麽美的少女一定
    要慢慢玩弄才有味道。

      阿娇以前很少穿高跟鞋,而现在脚上被迫穿着从来没有穿过的七寸高跟鞋,
    因此阿娇只能踮着脚尖小心地迈碎步,同时双手被绑在背后不能用于保持平衡,
    只能边走边扭动腰身。再加上少女因极度羞辱而变得通红的可爱的小脸,使得方
    钢面前这个旗袍和高跟鞋裹着的美少女显得更加的风情万种。


    第一章(3)

      “好了,可以了,先站在那儿别动。”方钢忍住激动的心情说,然后走到阿
    娇面前,方钢先伸出双手捧住阿娇的脸娇美的小脸,轻轻的抚摸着,说∶“你很
    乖,我要奖励你。”

      阿娇又羞又急,想用手把方钢的手拿开,却只能引起身体的扭动。

      然后方钢的手开始向下,经过少女的趐胸,开始隔着旗袍轻轻搓揉着她的尚
    未完全发育的双乳。

      “喔!不要,主人┅┅”少女身上每一寸地方都还是处女地,从没有被男人
    碰过,此时突然被这个比他大十多岁的男的揉弄乳房,虽然是隔着旗袍,但她已
    经羞得受不了,拼命地扭动身子。

      “怎麽就不要了,才开始呢!我会玩弄得你很舒服的。对了,就这样乖乖地
    扭动你可爱的小身体吧!”

      方钢揉够了乳房,双手顺着少女的纤腰再往下,沿着少女可爱的小屁股、大
    腿,一直慢慢地抚摸到少女穿着白色高跟鞋的小脚,身体也跟着蹲了下来。他把
    阿娇旗袍的前摆拉起一点,细细地欣赏那穿着透明丝袜装在白色高跟鞋内的少女
    的美足。看着被发亮的白色高跟鞋打扮得小巧可爱的小脚,被高高的后跟强迫成
    踮起脚尖的形状,方钢忍不住趴到地上,伸出舌头,开始舔这双可爱的小脚。

      “啊┅┅主人,你做什麽?不要┅┅羞死了。”阿娇被迫穿上高跟鞋的脚被
    方钢盯着细细的看已感到很害羞了,此时见他趴下去用嘴舔,脚上传来一阵麻麻
    的湿湿的感觉,想移动一下躲开方钢的嘴,但方钢已手紧紧地抓住了她的脚踝,
    使她一动也动不了。

      方钢开始顺着脚往上,但这次是在旗袍里面,双手抚摸着少女穿着丝袜的幼
    嫩的腿,同时不断地亲吻这对可爱肉柱,闻到一阵醉人的少女的清香,心中充满
    了幸福,眼不禁不住流出了眼泪,喔!这种感太好了。

      阿娇此时像被毒蛇缠身一样,又羞又怕,急得拼命地扭动腰身,这反而更加
    激发了方钢的兴致。突然,阿娇感觉方钢开始隔着蕾丝内裤舔她的阴部,便更加
    激烈地扭动腰身,并大声的叫∶“不要,不要在那里。”但方钢用双手紧紧地抱
    住她圆圆的小屁股,使得阴部逃不开自己的舌头。

      这是一个很奇异的画面,身穿锦缎旗袍、双手被绑在后背的美少女哭着拼命
    地扭动着可爱的纤腰,而双腿前的旗袍却被一个不断下上下点动的脑袋托起,隐
    约露出嫩嫩的丝袜美腿。

      方钢不管少女拼命的哭叫,只是隔着蕾丝肉裤不停地舔她最害羞的部位,像
    品味美味佳馐一样。终于,他开始了进一步的侵入,他用舌头轻轻地顺着少女的
    肚脐向下,找到蕾丝内裤的边缘,舌头下卷,把内裤向下拉。

      “喔~~”阿娇感觉到方钢的企图,但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任由他把自己
    的内裤拉下,同时感觉一个东西从自己的阴毛上擦过,原来是方钢的鼻子。一阵
    奇异的感觉使她暂时忘了挣扎,直到方钢的舌头开舔她丛林中的禁地时,才又开
    始了猛烈的扭动,同时伤心地大哭起来。

      “喔┅┅不要┅┅不要舔人家的那里。呜┅┅呜┅┅羞死人了。”

      突然,方钢抬起头,一把抱起正在专心哭泣的阿娇,把她放到沙发上。原来
    他的老二再也忍不住了,觉得只要再舔一下就会射在自己裤裆中了。

      “啊┅┅你┅┅你要做什麽┅┅”其实阿娇已经知道要发生什麽事了,但少
    女对第一次毕竟是很害怕的,虽然知道不可避免了,还是徒劳地哀求已经兽性大
    发的方钢∶“求求你,请不要强奸我┅┅放了我吧。”

      方钢正在快速的脱裤子,忽然听少女说出“强奸”二字,觉得很好笑,心想
    半年前我没有强奸却被以强奸罪判了死刑,不知这次算不算强奸?应该不算吧,
    我自己的性奴隶总不算犯法吧!突然觉得自己悟性很高,怎麽这快就想通了,
    要是从前,像这种事肯定会犹豫的,因此心情一下子很好,把自己胀得很大的肉
    棒送到阿娇面前。

      “啊┅┅”阿娇惊叫一声,把头转到一边,并紧紧地闭上眼睛,说∶“快拿
    开,快拿开,吓死人了。”她确实被方钢的大网棒吓坏了。

      方钢温柔地对阿娇说∶“乖阿娇,不要怕。只要你听话,我会轻轻的插入,
    不会弄痛你的。只有我插入了你的身体,你才真正成为我的性奴。”

      说着,把她的旗袍掀起来,拉到腰上,抬起她的两腿向两边分开,露出少女
    神密的小穴,由于被方钢舔了很长时间,已经很湿润了,四周的阴毛也沾满了方
    钢的口水。

      阿娇本能地想挣扎,但双手被绑在背后,使她的挣扎一点用也没有。方钢先
    扶着龟头轻轻地揩磨着阿娇的穴口。阿娇一下安静下来,身体也绷紧了,害怕使
    她又忘却挣扎。

      “乖,这样才乖。”方钢说着,肉棒开始向阿娇柔嫩的小穴挺进。

      “唔┅┅不┅┅不要,痛!请┅┅请慢一点┅┅”阿娇第一次体会到了异物
    插进自己身体的感觉,那种从未有过和感觉伴着极度的羞辱感,使她全身酸软。

      “喔,太好了!”只插进三分之一,方钢就已感觉阿娇的娇嫩的小穴把她的
    肉棒紧紧地包住了,那种滚烫的感觉只有当初刚结婚时与李燕性交时才有的,已
    经多年没有过这种亨受了。在这种醉人感觉中,方用力往下一顶,把老二全部顶
    入了阿娇的嫩穴┅┅快乐像阿娇的小嫩穴一样,紧紧地包围着方钢。

      可阿娇就受苦了,肉棒的粗暴顶入捅破了她的处女膜,使她阴部感到一阵剧
    烈的疼痛,被巨大肉棒粗暴破瓜的少立即发出了可爱的惨遭叫声∶“啊~~好痛
    啊!呜┅┅”

      “痛吗?很快就会好了。”方钢弯下腰抱紧阿娇,开始缓缓地抽插,然后慢
    慢地加速,口中发出了急促的喘气。

      “呜┅┅快停下,人家下面好痛啊┅┅”阿娇不断地发出惨叫,毕竟是第一
    次,稚嫩的小穴怎经得起方钢巨大老二的粗暴蹂躏。

      “喔┅┅喔┅┅好了,好了┅┅要射了,我要射了!好,射了┅┅一下┅┅
    喔!两下┅┅”方钢终于在阿娇痛苦的惨叫声中射出了一股股浓烈的精液。

      “啊┅┅”而阿娇因子宫受到热热的精液的巨大冲击,昏了过去。


    第一章(4)

      平静下来的方钢慢慢地从阿娇的身上爬起来,找了一块雪白的棉帕,轻轻地
    把昏迷中的阿娇的阴部混着淫液的处女血擦净,把蕾丝内裤从她仍然穿着透明丝
    袜的腿上褪下,给她整理好旗袍,然后拿着棉帕细细欣赏自己的战果。

      看着雪白棉帕上浸开形成梅花状的处女的鲜血,方钢满意地笑了。心想,这
    是除了妻子燕之外的第一个,从此以后我就要开始好好地享受人生了。

      “嗯┅┅”阿娇轻轻地哼了一声。方钢走过去,拍了拍她可爱小脸蛋,说∶
    “乖奴隶,醒啦?”

      阿娇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方钢的脸,马上想起刚才被方钢玩弄和破瓜的事
    实,感到阴户一阵疼痛,觉得又羞又伤心,忍不住又轻轻地抽泣起来,只可惜双
    手没被解开,不能去擦脸上的泪。

      方钢怜惜地把阿娇抱在怀中,一只手蹂弄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从旗袍的开
    气中伸进去抚摸她的大腿,说∶“乖奴隶,不准哭了。你现已被我破了身,完全
    成为我的人,以就后乖乖地当我的的性奴隶吧。现在该回家了,这里虽然好,但
    总没有在家好啊!回家去我会好好地玩弄你的,高兴吗?”

      “嗯┅┅”阿娇边抽泣边点头,委屈地答应。然后又说∶“请主人解开阿娇
    的手吧,人家都不能擦眼泪了。”

      方钢笑了,说∶“回家去再给你解开。”弯下头用舌头把她脸上的泪全部舔
    净∶“这不就行啦。”

      “还有,主人,阿娇不穿这个高跟鞋。很难受。”被方钢搂着站起来的阿娇
    再次提出了过份的要求。

      “不行!”方钢一口否决∶“我欢喜女孩子穿高跟鞋,以后没我允许,你不
    能穿其它鞋,只能穿这种高跟鞋。记住了吗?”

      “阿娇记住了。”阿娇只能小声而屈辱地答应∶“啊,还┅┅还有┅┅”

      “还什麽,你事真多,作奴隶的可不能提这麽多要求。”

      “可是,可是阿娇没有穿内裤。”说到这里,阿娇自己已羞红了脸。

      “哈!哈!哈┅┅你是怎感觉出来的?我要是穿着裤子,有没有穿内裤我可
    感觉不出来。”方钢从口袋里掏出阿娇的小蕾丝内裤,说∶“瞧,你的内裤在这
    里呢!你要记好,以后你穿着装扮的事全部由我作主,穿什麽不穿什麽你是不能
    意有见的。你要再不听话。我就用你的小内裤把你的嘴塞住。”

      “不┅┅不要,主人,阿娇听话就是了。”

      “哈哈!走吧,咱们回家。”方钢搂着可爱的美少女奴隶愉快出了调教室,
    告别了黄兴,回家去了。

          ※    ※    ※    ※    ※

      有三个人在方钢的家中等着他。一个是四十多岁的男人,另外两个是全身赤
    裸、只穿高跟鞋,戴着狗环的美少妇。

      “你是方钢先生吧?我是本市妓校的教导主任。今下午我们已带走了您的妻
    子,请您明天早晨来办一下入学手续。”

      “哦,这样啊。我不去行吗?”方钢想,办入学手续不是要和妻子见面吗?
    在那种情况下见她可不大好。

      “可以的。不过您最好来一下,这样您可看一看我们的学校,然后根据具体
    情况来选择您妻子的课程。您不用担心见到您的妻子,没有您的要求,我们是不
    会让她见到你的,当然,你随时可通过我们的监视系统看到她。”可能是因为黄
    兴的关系,这人对方钢很尊敬。

      “那好吧,明天我去看一看,反正也是闲着。这就是┅┅?”方钢指着这人
    身旁的女人。

      “是的,这是我们的服务项目之一。在您妻子调教期间,她们就是替代你妻
    子供您发泄的。不过您不具有所有权,在您妻子调教结束后,我们就会来把她们
    带回去。当然,若到时您觉得还想要她们,我们可以按优惠价处理给您的。”这
    人详细地介绍他们的服务政策。

      “贱货,还不向你们的新主人行礼!”介绍完政策后,这人向那两个女人说
    道。

      “是。”两个裸体女人应声走到方钢面前跪下,分别吻他的两腿,同时说∶
    “性奴006(另一个是007)见过主人,请主人尽量地玩弄我们吧!”然后
    两人走到沙发上躺下,双手抬起并掰开双脚,齐声说∶“请主人检查性奴隶的阴
    户。”

      方钢惊异地看着这人道∶“你们的调教真够可以的啊!”

      这人笑道∶“见笑,见笑,本校成立时间不长,还有很多不足之处。方先生
    身旁的这个奴隶就比我们的强多了。”

      方钢用手揉了揉阿娇的乳房,说∶“你是说她吗?还差得远呢!今天才破的
    瓜。”

      阿娇听两人在谈论自己最羞耻的事,难过地扭了扭腰。

      方钢在她的小脸上轻轻吻了一下,说∶“你害羞的样子真可爱。”然后,走
    过去细看两个女人的阴户∶“看起来比我妻子的差一点。不过,也算不错了。何
    况家花不如野花香。”

      “哈哈,方钢先生很风趣啊!”这人笑道∶“这两个货色虽然老了一点,但
    都还没超过三十。你知道,现在的女奴还多数是前政府国家力量的女眷,数量不
    是很多,质量好的也少一些。因为帝国公民识别行动还没有大规模展开,良家妇
    女还很难找到。你看,这个006号本身就前政府的一名女警,丈夫也是一个警
    察。这个007号呢,是前政府一名副团长的妻子。”

      “嗯,不错,警察和军人都是我最讨厌的职业,现在有机会去玩弄他们的老
    婆,感觉一定不错。你说是吧?乖阿娇。”

      阿娇已被眼前两个极度张开的阴户羞得抬不起头来。

      送走了妓校的教导主任后,方钢看着属于自已的三个美女,开始想着今晚的
    计划。最近以来他所忧虑的事都已一扫而空,心情大快,自然要好好地亨受一下
    了。

                           (待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 图片小说月排行榜永久发布:www.2019cb7.com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永久发布:www.2019cb7.com